当前位置:主页>红枣文化>
打开三十年前尘封的记忆——枣树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  我老家院子里有两棵树冠高大的枣树,一颗据东一颗据西,枝叶繁茂,几乎遮蔽整个院落。据东的这棵结长圆形的大枣,红彤彤甜脆可口,家里人称它为“糖枣”;据西的一棵结小枣,酸甜清口,称作“酸枣”。两棵枣树是我们家的一“宝”,每年到结出丰硕的果实,供全村人品尝。每年的秋天枣儿红了的时候,繁枝绿叶之间点缀着红色的果实,沉甸甸压弯枝头,在风的吹拂下左右摇摆,撩人眼目。不要说吃,就是举目一望,便令人陶醉:一个感觉——美!
  枣树生长期短,每年的五月初才开花;花很小,呈黄色,形状像斗笠,会引来很多的蜜蜂。花期一过,在风的作用下落满一地,露出像圆锥形的青涩幼果。相反,果子的生长期却很长,要经过六、七、八、九四个月的时间才能有青变红、有涩变甜。
  每年,只要枣树一开花,我就天天盼着枣儿长大,每天都用手指着枣儿来回数,但,总也数不清。这时候不光我惦记着它们,和我一般大的伙伴们,每天都来我家串门,两眼不离枣树,抬着头张着嘴,好像枣儿就要熟了,要着掉进他们的嘴里,给自己带来甜美的享受。
到这个时候,奶奶就有了一个特殊的任务——“护枣”。
  奶奶为什么要护枣呢?就是因为那时候穷,和我一般大的孩子们一年到头吃不上几口香甜的东西,面对能够“勾出馋虫”的诱惑,他们自然会想尽办法得到它、吃到它,甚至去“偷”去“抢”。哪怕是还没到枣儿能吃的时候,便时时惦记着它的存在。两棵枣树就经常遭到“突然袭击”面临威胁。奶奶看着青悠悠地枣儿被飞来的石头击落在地,心疼得不得了。所以,奶奶每年都要像一个守护神那样一刻不离的看守着两颗老枣树,一看就是四个月,直到收枣为止。
  每次家里人出门的时候,奶奶总要紧跟在后面随时关门,并要在院子里迈着“小脚”巡视一圈,唯恐一不留神让哪个“小馋猫”藏在院子里,祸害枣儿;有人敲门,奶奶也总要问清是谁,或是隔着门缝看清来人再开门,小心的让人感觉有些紧张。
  奶奶并不是一个吝啬的人,她只是想保住枣儿熟透了、甜了才好吃,提前将它“糟蹋”了,就吃不到香甜的果子了,我们这些半大小子,可不懂得奶奶的心,只是不计后果的想解馋。
  快要熟的枣儿最怕大风大雨的袭击,风雨过后,半红的枣儿落满一地,奶奶总要在雨过风停之后,拾起枣儿,然后打开院门,放进早已等候在门外的孩子们,把枣儿装进他们每个人的口袋里。伙伴们香甜的吃着枣儿,口里甜甜地叫着奶奶,捂着口袋跑回家,也分给家里人“尝尝鲜”。
奶奶时常抬头看看两棵枣树,心理估算着收枣的日子……
上一页12 下一页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